Donut Hole(1.2.)

1.<???>

「いつからこんなに大きな 思い出せない記憶があったか」

 

头好痛。

Gumi从似曾相识的床上撑起身子,被从头部传来的刺痛感布遍的身体软趴趴地失去了气力。

没有完全闭合的窗帘透进几束绛红色的光,但是与其相对的是窗户和门都紧闭着,空气凝结得像是死亡一般。

这里是哪?

房间里充满了熟悉的气息。虽然不知道是谁留下的痕迹,但是让Gumi觉得十分安心。

“这是……我的房间吧。”

不是,根本不是。虽然是熟悉的气息,但是和我完全不一样。

应该是更加光明的,爱的人或恨的人的处所。

刺痛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令人难耐的麻痹。像是由指尖往上、往里爬的,微小却声势浩大的虫子,恶心却难以逃离。

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快停下来吧。

在虫子爬到头部之前,Gumi放弃了思考,再次沉入梦境。

 

第二天也是沉沉地睡去,直至第三天才醒来。氧气真的够用啊,彻底醒来的Gumi这么想道。

门和窗都没有锁,不像是在囚禁人……本来就不应该是,谁会来绑架我啊,我可是——

我是谁?

像是逃避一般好不容易到达第三天的Gumi终于发现了这个问题。

不,不对,早就应该知道的,我只是觉得怎样都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才……

“所以才选择逃避是吗?”

说出了不像是自己该说的话,这个人才不是我。是恶魔吧,是恶魔附身我才会忘记自己是谁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太过仓促以致于吸入了太多灰尘,以致于眼前一片模糊,以致于痛感再次袭来,以致于Gumi倒在了半开的门口。

——在再一次失去意识之前,眼前浮现了你的脸。

 

2.<Miku>

「どうにも憶えてないのを ひとつ確かに憶えてるんだな」

 

“所以说,Gumi,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桌子对面坐着的是金发碧眼的少女,据其自我介绍名字为镜音铃,似乎以前和我是熟识。和这幢屋子的主人也应该是熟识,毕竟她可是拿着钥匙直接冲进来的。

对了我的名字也是她告诉我的。

“差不多,不过生活常识之类的都还在。”

“诶……”铃似乎很伤心的样子,“那么,Gumi桑你还记得这间房子的主人是谁吗?”

“不记得。”

铃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抱起双腿不再说话。

“嘛,不过有一件事情倒是确实地记得的。

 我记得一个人的面容,虽然是温柔地笑着,但是却感觉有些悲伤。我觉得她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铃抬起头瞪大了双眼,像是反应不过来我所说的话一般:“那么,那个人是……”

“不知道哦。不过我记得她的长相。绿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眸,真的很可爱呢。”

语言组织不顺,不过铃能听懂就行了。

“啊,啊——我有事先告辞!小Gumi最近就呆在这里就好了!饭菜什么的我会帮你带来的!”铃站起身来,像是被轻微的电流所刺激的猫咪一般转身逃跑。啊要尊重她所想表达的“事实”,这是有事先走不是逃跑呢,嗯嗯。

不过铃她几岁啊,看起来年龄怎么着也不超过15岁吧,虽然我不记得自己的年龄,但是我应该超过15岁了——吧。

总之她不应该叫我小Gumi,下次见到她一定要叫小铃小铃的叫回来。我暗下决心。

 

不过那个人是谁呢?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吗?

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呢?这间房子的主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啊啊完全没有头绪啊。


评论
热度 ( 2 )

© 二重黑死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