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luest(1.)

1.

这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的故事——古老得像是幼时老奶妈为哄你入睡时而讲的故事。啊不对,不能说像是,应该说“就是”才对。

 

神创造天地,而恶魔破坏光明。

 

神明最重要的孩子——人类们,拥有灵魂。当他们在尘世的肉体消失之后,如果灵魂足够强大,便可成为天使。普通的灵魂则会根据审判进入下一个轮回或者永远消失。

 

然而那些强大的灵魂有时却会被污染。以此,被恶魔发现,然后成为新的恶魔。

 

神为了守护人类而与恶魔战斗。

 

不过,数百年下来,双方都发现对方的消失对自己未必是个好事,那么,一切就让人类自行定夺——在生前描绘你的灵魂,死后若有幸留存再选择加入哪方吧。

 

 

 

“扯淡。”

 

红色的小恶魔躺在魔界自宅的沙发上,脸上盖着本前不久由隔壁家的正太恶魔——只是外表而已,谁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岁——去人间界后带回来的一本漫画单行本。

 

“哥哥你又在扯这些没用的了,别说我们和天使们了,连那群人类编小说的时候都会把我们写成弱势一方,不要再妄想以前是魔王大人是和那个智障神脑子一开和平解决的好吗?他只是单纯地被打爆了而已。”

 

“叮铃铃”

 

被毫不留情地吐槽了的恶魔“哥哥”尴尬地笑着,面前摊着一本笔记本,看起来似乎是因为刚写下的内容有些不合理而被疯狂吐槽。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两位虽然瞳色不同,但是发色和样貌都有些许相似,看来应该是真正的兄妹。

 

“而!且!不要写得像是只有神、我们以及人类这三方阵营好吗!明明还有更加该死的魔女、精灵、吸血鬼、僵尸那群……精灵和没脑子的僵尸族也就算了,魔女和吸血鬼分明就和天神势不两立却死活不肯加入我们这方……”恶魔妹妹似乎被开启了奇怪的开关,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啊,虽说内容听起来大概是以前和魔女、吸血鬼等种族有点过节,但是这语气不管谁听了都会觉得只是一个正在抱怨笨蛋男朋友的怀春少女嘛。

 

“叮铃铃”

 

恶魔哥哥保持着有点微妙的笑容。

 

“所以说那群该死的天使根本就瞧不起我们……可恶,明明都是一样的……”恶魔妹妹最后还是自顾自地消沉了下去。

 

“叮铃铃”

 

恶魔哥哥终于有点笑累了,于是拍了拍自己的脸:“阿绫,其实我一开始就想说了,好像有人在按门铃哦?”

 

“诶?”

 

恶魔妹妹突然从消沉状态恢复了过来,立刻把脸上那本漫画摔到茶几上,翻身从沙发侧面跳了出去直奔门口:“笨蛋哥哥为什么不早点说啊——!!!”

 

……因为哥哥觉得这么大的声音你都听不见,哥哥我要是一早说的话你也听不见啊。经过一段极为短暂的思考后恶魔哥哥决定把这句话咽回去。

 

啊不过,真的有这么扯吗……?可是我觉得要是只是魔王大人被打爆了这么简单的话,那应该也没有我们再次诞生的机会吧?恶魔哥哥眨了下带着绿色瞳孔的双眼,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思考。

 

 

 

徵羽摩柯此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虽然他就住在乐正兄妹——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兄妹——的隔壁,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去他们家有多么方便。比如这次,他一开门就被自称“路过”的名为神威Gakupo的紫色魅魔一把抱住,被抱住也就算了,那人还不停重复“小徵羽的味道不管过了几百年还是这样香呢~真想尝一口~”这样一听就让自己觉得大事不妙的话。好不容易挣脱了那人的怀抱并且绕了一大段路甩开他逃到邻居家门口按下门铃后,却发现自己按了两次都还没有任何反应……搞什么啊!我这有急事啊!

 

所幸在忍住爆粗的冲动按下第三次后,门终于开了。不过眼前的乐正绫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对。

 

徵羽摩柯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停顿了番之后还是问了:“你……和龙牙吵架了?”

 

关我屁事。啊不对好像还真有点关系。施了点法术使自己能偷听到两人对话的乐正龙牙先生默默想着。

 

“……不,只是突然想到五年前的事情而已。”表情依旧很不对的乐正绫挡在门口,像是忘记了要把摩柯迎进去一般,“对了阿羽,这回有什么事?”

 

……算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想进去。我说真的。突然感觉有点受伤的摩柯把自出门前一直被自己抓在手里的文件递给乐正绫:“就是上头又偷懒了所以加工作啦,这回的好像也不算太多……你先看下,没事我就先走了。”

 

“嗯。”随口应了一声之后乐正绫便开始翻文件。嗬,好家伙,不得不说徵羽这词用得真好,“不算太多”,这么一看才发现意思就是几乎到上限——但是它恰好就该死得没有到。而且这回的工作也有点恶心,各种随机事件,像是“有几人可能在xx时间xx地区死亡,几率为百分之xx”这种看了就想让人翻白眼的工作居然占了多数,魔王大人——阿不,这里应该是他的哪些部下干的活来着?记不清了。总之这就是群笨蛋,难道五年前和天神开仗输了的影响还包括占卜术失灵?

 

不过乐正绫最近也是闲着,就不打算罢工了。

 

“阿羽我这里没有问题,你先走吧……”乐正绫抬起了头……然后稍微低了回去,毕竟摩柯比她矮,她总不能对着空气说话吧?“啊对了其实,如果你想的话,其实可以把三分之一的工作分给哥哥的,我也分三分之一,总不能让他闲着。整天呆在家看漫画小说之类的话他会变成纯废宅的。”

 

既能减轻工作负担,又能冠冕堂皇地对外声明这是为了友人好,这样的好事摩柯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所以现在,内心几乎崩溃的人变成了乐正龙牙先生了。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则工作。

 

不知从哪找了只笔在文件上勾勾画画的乐正绫发现自己的工作快要结束了。啊说来当恶魔也真够恶心,不但每次都要目睹一个又一个人类在自己眼前死去——自然死去或者是他们不太恶劣的处刑也就算了,分到自己头上的居然是以一堆意外死亡和凌虐型处刑为主,早知道那时候就和上头那俩恶魔打好关系了——而且还要忍受经常冒出来的狗眼看人低的天使投来的鄙夷。因为只有在收取灵魂的时候普通的恶魔与天使接触双方才不会受到伤害,所以一般这时的摩擦尤为剧烈。可恶!当自己什么东西啊!你们这群下等天使!

 

……说起来我现在差不多也是下等恶魔吧,上次在人间伪装成普通人购买漫画时碰到了一个同样是伪装状态的天使,手居然被烫出了一个大泡……我现在都已经这么弱了吗!

 

拍拍脸蛋恢复镇定,这是乐正兄妹共同的习惯。

 

有点无聊,还是继续看看工作内容吧。

 

虽然是最后一份工作,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压轴”内容——有才怪了吧,怎么可能要因为另一个世界的工作对这个世界的人的死法产生一些创造性的东西啊——只是一大家子外加肇事者和几个路人的意外车祸死亡事件而已。好吧这仔细想想也算是挺有创造性的东西了。

 

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恶劣到对别人的死法品头论足的程度了啊?

 

……看起来很无聊的乐正小姐的思绪又开始飞到了云霄外。啊,真希望有个人快点告诉她老是回想往事是老年人的习惯呢。

 

 

 

最后这个工作的时间范围比较大,在晚九点到晚九点半不等,并且除了有几个必死无疑的可怜虫以外,剩下那群人的死亡几率分别是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七十。

 

这么“宽松”的工作描述自然使乐正绫有了充分的偷懒时间。现在是晚八点五十八分,她扑扇着自己巨大的恶魔翅膀飞到了工作地点——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这场事故也不足为奇,应该。

 

夜晚的天空闪烁着星辰的光,忽明忽暗有点看不清。乐正绫想到她和哥哥一起死去、然后被徵羽摩柯收为新生的恶魔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星空下。只不过有点差距的是那时的星空更加明亮、清晰,和这里好似带了层雾的风景比起来更多了一份安静的美感。前提是不要去看那星空下面的两具毫无美感可言的尸体。

 

和那时相比多出来的还有太过耀眼以致有些刺眼的城市的灯光。昏黄的路灯发出的光似乎还不如其旁舞厅透出的五颜六色的灯光亮。十字路口正中的红绿灯还在交替着颜色闪烁着。啊,有点无聊,去找点乐子吧。

 

虽说是找点乐子,但也不能走得太远,否则耽误工作太久的话可是会被上司吊打的。乐正绫最终选择了最保险的偷懒方式:在路旁悬空着观察路人,顺带着让自己的大翅膀和恶魔尾巴随意地飘动着。

 

这在能看见的人眼中是一个相当放肆的场景,要是被各阵营的保守派看见了指不定以为魔族又要搞什么大新闻。然而事实上并没有任何规定规定乐正绫不能这么做,那群保守的老头子被吓到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反正这里的人类又看不见让我耍下帅又有什么关系——

 

等等,那边那个小姑娘干嘛一直看向我这边?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确实一直有传闻说有些灵魂强大的人类在生前便可直接观测到未“进入”人间的天使和恶魔,并且以小孩子居多。不过事实上乐正绫在成为恶魔的几十年之内都未有幸遇见过这样的人类,一下子让她接受“自己被人类发现了”的事实还是有点难,尤其是在这种自己还在无形装逼的情况下更是——

 

冷静点,有可能只是在看那个方向的东西而已。乐正绫一边这么安慰着自己,一边顺着她的目光朝自己的背后看去——

 

那种一看就是苦逼的码农在加班的办公楼有什么好看的啊!

 

唉,还是先核实一下吧。乐正绫大幅度地扇起了自己的翅膀,同时歪着头,右手食指指向自己,做了个“是我?”的疑问动作。

 

果然,面前的小女孩兴奋地点起了头,眼睛闪闪发光的。

 

乐正绫感觉遇到了自己魔生至此的最大危机。有点夸张了,不过现在真是有点骑虎难下……毕竟这孩子还小,自己这种出场要是给她留下了什么深刻印象,以至于让她之后被当成妄想症患者的话,就算乐正绫是个恶魔也是会感到良心不安的啊。

 

走一步算一步吧。乐正绫收起了翅膀、尾巴和头上的角,服饰也通过障眼法从招摇的恶魔服饰改成了普通的黑色洋装——选择黑色洋装的原因是和恶魔服饰有点相似,不知道障眼法对这小女孩有没有作用,如果没有的话自己的服饰在她和别人心中的差别太大的话可能也会被当成是妄想的成果——然后慢慢地降落到那女孩面前,念下咒语打破普通人无法观测到其的限制,正式进入人界。

 

嗯,近距离观察的话这孩子长得还挺可爱的。灰色的头发,眼睛是比自家哥哥稍微深一点的绿色。头发梳了个小小的飞仙簪,后面束了个小麻花,还留了两簇甩到前面来。包子脸圆鼓鼓的,想戳。乐正绫用自己对魔王大人的忠诚发誓自己绝不是什么萝莉控,但是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果然还是想要带回去养起来啊……哥哥和阿羽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嗯嗯。

 

稍微克制一下啊,乐正绫小姐,你现在可还是在工作时间呢。

 

而面前的小女孩面对这样的场景也是有点手足无措。首先她只是站在路旁等爸爸妈妈而已,突然就飞来了一个有着大翅膀、恶魔尾巴和恶魔角,服装也有点奇怪的……恶魔小姐?感觉恶魔小姐挺漂亮的于是出自小孩子追求美的本能就开始盯着看,没想到好像被人家发现了。妈妈说过不能在路上盯着别人看的啦……这样完了啦,很尴尬的。

 

不过恶魔小姐好像没有生气,只是收了翅膀尾巴角降落到自己面前蹲下来盯着自己看而已。呜,近距离看的话恶魔小姐真的是非常漂亮啦,长长的黑麻花,眼睛是非常澄澈的红色,头上还顶着一撮……呃,也是头发吧?衣服倒是从发现前到现在一直没有变,话说从来没有见过设计这么……有创意的衣服呢。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和恶魔小姐做朋友……

 

“天依!”

 

一声叫喊把正对着对方泛花痴的两位小姐给叫回了神。

 

乐正绫抬头,看到小萝莉天依的背后奔来两个青年人,看起来像是一对年轻夫妇。天依随后也转过身去,看到背后跑过来的女人的时候也冲着兴奋地跑着扑了过去,嘴里喊着“妈妈妈妈”这样的话,顺便稍微有点嫌弃地挥开了旁边那男人的手。

 

距离有点远,不想使用自己能力的乐正绫开始有点听不清他们的对话。老实说乐正绫不管是作为一个恶魔还是以自己生前的处境来看都实在不想再继续观察这个人类家庭和睦的场景,不过偷偷逃跑的打算也没可能实现了,那个青年少妇已经开始向自己打招呼了。

 

“你好,刚才帮忙照顾天依的就是你吗?”

 

不并不是,我是想拐走她的那个人。乐正绫在内心应上了这么一句,当然说出来的话就变成了:“是的,呃,我看她……天依站在路旁边好像在等人就陪在她旁边,防止她被奇怪的人给拐走。我们都知道嘛,这里的晚上……有点乱。”

 

其实乐正绫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晚上具体怎么乱,只是之前听说摩柯在参某部漫画的Only展回来的时候差点在这里被一群看上去还没醉完的醉汉给强了——偷偷用了恶魔的力量胖揍了他们一顿之后才得以逃生。顺便说下乐正兄妹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保持了高度一致,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乐正绫看不出面前的女人有没有识破这个谎言,她只是继续微笑着打量了一下乐正绫的全身:“那非常感谢。嗯这位小姐你的服装我很喜欢呢,看起来天依也是——她还叫你恶魔小姐呢。啊时间不早了,愿我们有缘能再相会。再见。”说罢便转身带着丈夫和女儿走了。

 

啊啊啊这个小鬼的措辞也给我稍微注意一点啊!乐正绫红着脸目送着那一家子的离去。

 

说起来既然那小鬼……咳,天依能直接看到我,那就说明她的灵魂十分强大,如果不在生前遇到什么重大事件而导致灵魂被挫伤的话,死后应该会变成天使或者恶魔吧。这样的小孩子……也难以想象她能犯上什么玷污灵魂的罪行。果然以后会变成天使啊。想到这里乐正绫不禁一阵恶寒,这么可爱的小孩子以后居然要和那群恶心的天使同流合污——虽然作为自己上司之一的大恶魔结月缘强调了不少次请不要乱开地图炮炮到她家IA小天使,但是让她消除对这个种族的负面印象实在太难了——感觉这事情比“乐正绫作为一个恶魔正在无形装逼的时候被人类发现”带来的冲击更大。

 

啧,不能乱想,反正至少还有几十年吧,找阿羽他们慢慢商量怎么让那孩子变成恶魔好了。对了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呢,看看现在还有多少时间——

 

诶?

 

从附近的红绿灯旁传来了巨大的汽车撞击声响,一辆车突然从被红灯禁止通行的车道上飞了出来,撞到了一辆无辜地正常驾驶着的车子上并且远远地飞了出去,那惹事了的车子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头上插着刀的男人,看起来已经死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车子是无人操控的状态,在驾驶座旁坐着一个头上流着血但明显危及不到生命的男子在毫无理智地操纵着方向盘,看起来车子后面几具被碾过的惨不忍睹的尸体和倒在路旁奄奄一息的几个路人就是他的杰作。

 

啧,真恶心。作为让我恶心到的“报酬”,你死后要是也能混到恶魔堆里面的话就有得玩了,反正魔王大人也不太管恶魔之间的私人恩怨。乐正绫厌恶地想着,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重新开启观测限制,然后变回原来的装束,飞到出事点旁边等着符合条件的灵魂自动聚集过来。

 

其实这回的工作除了数量多了点和恶心了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乐正绫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带着刚才收取的灵魂飞到最后出事的地方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漏掉的东西。不过当她飞到那两辆惨不忍睹、现在还在着火的车子旁边时,她愣住了。

 

诶,天依?

 

她看见天依被压在后座的残骸下,被燃烧的粉尘呛得直流眼泪。坐在前座的父母都已经死亡。乐正绫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她对那个女人还是有点好感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救天依一下吧,她可不想看到这个小孩子这么早就死去。虽然工作时随意干涉人类生死是天使和恶魔共同的禁忌,但是她身旁现在还在不停飘动的几个灵魂能够当做她已经完成了工作的辩护。不过就算这样也只能稍微动一点小手脚而已。乐正绫稍微解除了对接触的限制,两手推开了压在天依身上的障碍,顺便拍了她两下让她明白自己得救了。

 

“恶魔……小姐?”

 

听起来是个毫无价值的疑问句,不过乐正绫还是点了点头,指着临近的一家店说:“现在跑到那里面去,对那里站在柜台里的人说自己是刚从这场车祸里逃出来的,求那个人稍微帮一下忙,帮忙报警或者借宿一会之类。”停顿了一下,她还是把一开始不打算说的那句话说了出来。

 

“以及……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你遇见过我的事。”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二重黑死蝶 | Powered by LOFTER